第1693章

-

三人一顫,心裡防線早就被周翦洞穿了,砰然下跪,咬牙道:“是,多謝陛下隆恩,還請陛下明示!”

周翦負手踱步,清脆的腳步聲響徹四周地牢,淡淡道:“朕要你們北原重騎兵的所有建製!”

“陛下,何為建製?”許動顫抖道。

“就是你們的選拔方式,訓練方式,包括烏金鎧甲等重騎兵輜重的鍛造手法,或是鍛造名家,隻要和這些相關的,都寫下來給朕!”周翦眼神無比肅然。

他雖是前世兵王,但古代的重騎兵他確實也隻是耳聞,想要建造,是一定要取經,集齊百家所長的。

聞言,許李田三人一震,對視一眼,臉色大變:“陛,陛下,難道你要?”

周翦眯眼:“你們的話太多了一些!”

三人一抖,遍體生寒,立刻低下了頭顱,從心裡懼怕,立刻磕頭道:“是是,我們把我們知道的都寫下來!”

“陛下,真的能放了我們?”

周翦深諳人心,若不給退路,他們肯定會魚死網破:“當然,不過,你們這輩子與軍隊是無緣了。”

“另外,朕不僅要你們所知道的建製,朕還要你們千人血書一封,說你們在這邊吃的好,住的好,天子善待俘虜,造反冇有任何出路,勸說北原境內所有軍隊投降!”

頓時,眾人麵色古怪,就連李霸嘴角都是一抽,吃的好住的好?就差三天冇有打九頓了啊!

“陛下,這這這......”三人臉色捉急,為難無比,這是要他們公然背叛北王啊!

周翦戲謔道:“怎麼,你們還不願意?”

“昨日北王撤退,把你們丟在哪裡,可有管你們的死活?這樣的主子,你們還要為他著想?”他反問,猶如王炸。

頓時,三人的臉色鐵青,包括三千多俘虜低頭不語,徹底喪失了心氣。

“好!我寫!”田言率先開口,一咬牙,做了決斷。

他一開口,迅速就有人開始跟著動搖,跟隨道:“我,我也願意!”

“還有我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這東西就跟瘟疫似的,快速蔓延,到最後竟三千多人全部同意。

一是心理防線被周翦洞穿,二是昨夜北王為了止損,丟下他們逃跑,實在不得人心。

“很好,今夜天黑之前,把朕要的東西全部交上來,戰爭結束後,你們可以安全回去種地。”說完,周翦走了,步伐宛如一個四五十歲極度成熟的帝王,他很堅定,這批人不可能再被采用了,即便他們妥協,供出機密。

......

到了深夜,地牢三千多人的血書,以及重騎兵建製一事全部被呈交了上來。

城主府內,他挑燈夜讀,見到了周恪重騎兵的強大,他眼饞了,他也有自信,打造出一支比北原重騎兵更強大的重騎兵來!

他一直看,一直在木捲上做筆記,一絲不苟,非常認真。

讓一旁的觀音婢,苦老等近身之人莫不是感歎,向敵人學習,如此氣度,陛下當真有千古一帝之姿!

一直到了子時。

“呼!!”他才長長吐出一口濁氣,伸了一個懶腰,目光卻又被一旁的千人血書吸引。

“把這個東西,讓李奎派人送去的盧河,噁心一下北王那批叛軍!”

“是。”苦老點頭,又道:“那陛下,是否要臨摹幾份?以方便勸降。”-